中央党校中央和国家机关分校
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

历史的成败就在细节之中

中央和国家机关党校第十八支部

2018年12月16日15:31

在延安革命纪念馆,一幅照片让我驻足不前,陷入沉思。

照片的主人公一男一女,男的叫黄克功,女的叫刘茜。其时,黄克功只有26岁,但资历很深。他1927年参加革命,1930年参加红军,同年入党,参加过井冈山斗争和两万五千里长征,从一个红军战士,一步步升到旅长位置。

黄克功骁勇善战,在红军当中是一员出名的猛将。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这位战功赫赫的“老革命”爱上了16周岁的陕北公学女学员刘茜。黄克功自称相识“未数日”,就与她发生“爱的关系”。然而,因为性格不合,这个姑娘后来又拒绝了他的爱情。

来看看刘茜的情书,她以那个时代特有的方式抒发了一个革命女性对爱情的认识:“我希望我的爱人变成精神上的爱我者。我希望你站在朋友或爱人的地位来指导你的小妹妹,能吧!?告你,一个人,不!就直接说我,爱情不是建立在物质上的,而是意志、认识的相同,你不应把物质来供我,这是我拒绝你送我钱和用品的原因,希望你不要那般的来了,你无形中做了侮辱朋友的行为,不管你如何的用心。就是夫妻在合理的社会制度中,互相的经济也是各不依靠而是帮助,你认清点!!我们都有恋爱的自由,谁都不能干涉对方交友!你或者在惊奇吧?朋友!这话是从正确的理论书上得来的。这钱吗?假如你爱我,就不应给我,请你给前方战士用好了!”

这位16岁姑娘的信用了很多感叹号。命运就是那样不可捉摸。这位充满抗日救国的热情,从山西跑到延安抗日的刘茜,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死在黄克功的枪下。

延河岸边那一声罪恶的枪响,给当时的执政者留下了一个必须抉择的难题。当时各单位被要求组织讨论,延安全体军民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一派主张杀人偿命,严肃党的纪律,“杀了黄克功,为党敲警钟。”一派主张戴罪立功,给他机会,让他带领官兵上前线浴血奋战。他的部下和战友纷纷上书。等待判决时,黄克功上书毛泽东,恳求戴罪立功,在法庭上他也表示如果难逃一死,愿意死在战场上,“给我一挺机关枪,由执法队督阵,我要死在同敌人的拼杀中”。黄克功案发生时,红军已改编为八路军,在泾阳誓师后开往前线抗击日寇。各部队到前线后迅速壮大,都向延安打电报要求多给他们派些干部。像黄克功这样立过大功又能打仗的干部,自然很受欢迎。

在公审时,黄克功自己辩护:“我15岁参加红军,在革命队伍中什么都干过。去年在山西,我带一营人消灭敌人一个团……”他在法庭上,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的左肩,那里有一块触目惊心的伤疤。许多人流下了眼泪。法不容情!最终,他还是被判了死刑,立即执行。在公审当天,一份来信曾让无数党员干部心灵受到巨大地震撼。这是毛泽东写给陕甘宁边区高等法院院长雷经天的一封信。雷经天看完信后,大声说,主席来了一封信,他让我当着黄克功的面宣读:


雷经天同志:

你的及黄克功的信均收阅。黄克功过去斗争历史是光荣的,今天处以极刑,我及党中央的同志都是为之惋惜的。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以一个共产党员、红军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残忍的、失掉党的立场的,失掉革命立场、失掉人的立场的行为,如为赦免,便无以教育党,无以教育红军,无以教育革命者,并无以教育做一个普通的人。因此中央与军委便不得不根据他的罪恶行为,根据党与红军的纪律,处他以极刑。正因为黄克功不同于一个普通人,正因为他是一个多年的共产党员,是一个多年的红军,所以不能不这样办。共产党与红军,对于自己的党员与红军成员不能不执行比较一般平民更加严格的纪律。当此国家危急、革命紧张之时,黄克功卑鄙无耻残忍自私至如此程度,他之处死,是他的自己行为决定的。一切共产党员,一切红军指战员,一切革命分子,都要以黄克功为前车之戒。请你在公审会上,当着黄克功及到会群众,除宣布法庭判决外,并宣布我这封信。对刘茜同志之家属,应给以安慰与抚恤。

毛泽东

一九三七年十月十日


当时不少红军指战员认为,黄克功是革命功臣,刘茜不过是一个普通学生:“不要说一个刘茜,就是十个刘茜、一百个刘茜,也抵不上一个黄克功!”

但是,在毛泽东看来,一百个黄克功也比不上共产党员和红军的纪律与荣誉。今天,我们伫立在延河边上,回想起81年的那一幕,历史仿佛不曾走远。历史有时有惊人的相似之处。1935年,蒋介石的爱将张灵甫因生活原因,射杀妻子吴海蓝。蒋介石先是把张灵甫判了十年投进监狱,但没到两年就特赦并加官晋爵。历史的细节其实已经隐含着未来的走向。蒋介石赦一张灵甫,毒瘤暗生,法乱而后功溃;毛泽东毙一黄克功,三军整肃,法立而后功成。蒋介石败退台湾后反思教训,核心一条便是“毁法乱纪,败德乱行,蒙上欺下”,无奈感叹:“共军的纪律那样严肃,而我们的军纪如此废弛,试问这样的军队,怎么能不被敌人消灭?”蒋介石反思得非常深刻,但为时已晚!看完黄克功的照片后,我们又看到了另一张照片,那就是毛泽东与黄炎培交谈时场景。黄炎培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毛泽东表示:“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中国共产党跳出历史周期律,黄克功案给出了最好的注脚。当黄克功被执行枪决后,雷经天百感交集地敲响了陕北公学的一口古钟。那个年代没有法槌,钟声就代表槌声。“铛!铛!铛!”警钟长鸣,穿越时空,令人警醒!

执笔人:孙爱东

(责编:宋美琪、白 翔)